追蹤
野生動物急救站
關於部落格
關於野生動物急救站的大小事, 都在這裡~
  • 9866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番鵑肚內有根針



鳥籠中的番鵑看來精神奕奕,似乎無大礙,但男子說:「這隻鳥是朋友抓給我養的,可是我發現牠的腳好像有受傷,想說可能會養死,還是送給你們養看看,如果傷口好了你們就野放。」我將牠抓出來,發現牠的胯下的確有許多血液和髒汙沾黏羽毛。男子填妥申請單後,提著鳥籠離去,而我將番鵑帶到手術房,準備麻醉後再仔細地為牠清理傷口。


我請暑期來這兒實習的學妹幫忙觀察鳥的呼吸狀況,麻醉過程中,體型嬌小的鳥類常無法使用機器監測呼吸心跳,還是得倚賴人來觀察。當番鵑深沉地睡著後,我先用小鑷子和蚊式止血鉗將混有血與髒汙的腹羽小心拔除,發現牠胯下的傷口塞著一大團污物,用止血鉗繼續清理,傷口內的痂皮與髒污多的令人咋舌。突然間,我的指尖感覺到奇異的硬物觸感,把它夾住一拉,天啊!這...這是根大頭針嗎?!



一隻鳥在甚麼情況下肚子會穿出一根大頭針?我腦中浮現出之前看過的一些論壇和書刊上的報導,某些拍鳥的攝影師為了取得心中的理想畫面,會將麵包蟲釘在某個樹枝或物體上,讓牠為了吃蟲而「就定位」再行拍攝。但鳥兒若不小心吞入大頭針,下場可能就很慘,尖銳的針可能刺傷內臟或穿出身體,再來就是步入死亡了。


這隻番鵑怎會吃下這根大頭針?是拍鳥人的不良手段嗎?至今只能猜疑。看著這根已生鏽的針,推測在番鵑的肚內已有些時日,牠可能直到體力不支才被抓著。清理傷口後,我嘗試將番鵑的肌胃、體壁與皮膚縫合,但復發的機率很大,只能繼續觀察。我將氣體麻醉關掉,牠開始抖動身體,漸漸地甦醒,似乎在宣告牠頑強的生命力,會繼續堅強地撐下去。


(圖/文 by 巴洛蹦蹦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