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野生動物急救站
關於部落格
關於野生動物急救站的大小事, 都在這裡~
  • 9377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8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Tiggywinkles—英國最忙碌的野生動物醫院

Tiggywinkles屬於一個英國私人信託慈善組織,創立於1984年,號稱是全世界最忙碌的野生動物醫院。這裡每天24小時、1年365天受理動物救援,每年平均處理一萬隻野生動物,至今已處理過20萬隻動物!
Tiggywinkles源自英國關於刺蝟的童話故事
英國鄉間有許多野生動物出沒,其中歐亞刺蝟(Erinaceus europaeus)常出現在庭院裡,Tiggywinkles早期便是為了救助受傷刺蝟而成立的野生動物救援機構。事實上,「Tiggywinkles」這個名字即源自英國關於刺蝟的童話故事,「The Tale of Mrs. Tiggy-Winkle」。

Tiggywinkles位於英格蘭南部白金漢郡的Haddenham,距離倫敦約50分鐘的火車路程。進入Tiggywinkles大廳,看到牆上的大螢幕正播放著英國電視台「Channel 5」所製作的醫院影集片段,中央展示架放置動物救援訊息相關折頁,右邊地板上放著義賣的貓頭鷹巢箱、蝙蝠屋與刺蝟窩,左邊則展示許多動物救援過程的照片與剪報。



獸醫護士長Clare微笑迎向我,一一介紹醫院環境。大廳往右進入櫃檯,櫃檯小姐正在受理英國防止虐待動物協會(Royal Society for the Prevention of Cruelty to Animals, RSPCA)送來的一隻受傷綠頭鴨(Anas platyrhynchos),另一位護士將牠帶進檢查室裡做初步檢查與醫療,例如觸診檢查是否有骨折等外傷。

獸醫護士為綠頭鴨進行初步的檢查

走進約5-6坪左右的診療室,第一印象覺得很乾淨明亮,設備有不鏽鋼診療台、無影燈、洗手槽、點滴架、藥櫃、麻醉機與電腦等,與台灣的獸醫院差異不大,比較特別的是他們使用抽取式治療巾,以及處理較大型動物時會在外衣罩上可拋棄式的塑膠圍裙。診療室隔壁為手術室與X光室,和筆者工作的野生動物急救站一樣,他們亦使用數位化X光影像系統作為放射線學診斷工具。數位X光片底片像是記憶卡一樣,可直接用機器讀取,同時在電腦螢幕上顯現拍攝結果,且能重複使用,比起傳統用藥水洗底片來得省時、方便又環保。


Clare說Tiggywinkles的成員包含負責人Les Stocker、9位全職獸醫護士、2位兼職獸醫師、1位牙醫顧問、1位實驗室檢驗師,及多位飼育員、志工與實習生。平日主要執行救傷醫療業務的為獸醫護士與Les,而獸醫師每週僅來1~2次,負責進行手術與治療,至於牙醫則是動物有牙科問題時來會診。

Clare說要幫山羌(Muntiacus reevesi)拍X光,她推著特製的保定架穿過醫院走廊、戶外籠舍,到達鹿科(Cervidae)動物的病房。我驚訝地發現此區病房像是小木屋般,一間間相鄰圍成三合院,在一側有個狹窄通道可將待野放的動物趕上車。每間木屋的門被設計成雙層,Clare打開45號木屋的上層門,先觀察山羌的狀況。這隻山羌被狗攻擊,全身有多處咬傷且眼睛也有感染情形。負責人Les隨後也來幫忙,他們將山羌放置在保定架上,再為牠戴頭套避免緊張,之後將山羌推到X光室進行評估。


繁殖季就是醫院最忙碌的季節
Clare接著帶我參觀院內其他病房,首先是幼年動物病房,保溫的塑膠籠內裝有鳩鴿科(Columbiformes)幼鳥、小刺蝟、小兔子與小松鼠等。她說三月中仍屬初春,動物數量並不多,若是四月後繁殖季景況就大大不同了,醫院裡將會堆滿動物,尤其大量的刺蝟會被送到醫院。除了物種與規模不同,這點倒是與筆者工作的單位類似,看來無論台灣或英國,繁殖季節就是野生動物醫院的忙季。

幼年動物病房中羽翼漸豐的灰斑鳩(Streptopelia decaocto)

走到下一間病房,兩側各堆疊4層、共約100多間的小型不繡鋼籠,籠裡有供食物的塑膠碗與供躲藏的布料或乾草,原來這兒就是刺蝟病房!縱使現在非繁殖季,病房的刺蝟數量仍然很多,聽另一位護士說,忙季時調養刺蝟的籠子多到必須擺在走廊上。護士捧出一隻取名為「Spud」但沒有刺的刺蝟,她說獸醫師做了許多檢查仍不清楚為何牠會長不出刺。筆者寫作本文時,上Tiggywinkles網頁查看,獸醫師給Spud溫水浴、潤膚劑按摩以及驅外寄生蟲的藥物治療後奏效,現在Spud已經長出許多刺了!


隔壁病房的陳設又不同,多是塑膠材質的飼養箱,主要調養爬蟲類、囓齒動物或蝙蝠等動物。再到另一區病房,裡頭是比刺蝟病房稍大的不鏽鋼籠,尺寸約和一般小動物獸醫院裡小型犬或貓的病房差不多,只是病患變成了灰林鴞(Strix aluco)、縱紋腹小鴞(Athene noctua)、倉鴞(Tyto alba)、黑鶇(Turdus merula)、烏鴉(Corvus spp.)與野鴿(Columba livia)等。另一間病房的籠舍更大,裡頭的病患多是哺乳動物,主要是獾(Meles meles)與紅狐(Vulpes vulpes),但也有些大型猛禽如紅鳶。除了病房外還有檢驗室、洗衣間、食物準備室、食具清洗間與員工休息室等,其中洗衣間有3台不停在運轉的烘衣機,食具清洗間則堆疊著上百個已清洗消毒的乾淨食盆。

翅膀受傷的紅鳶在病房內調養


救援動物不分常見稀有 一視同仁用心照養
另一名護士帶我到室外參觀,醫院周邊圍繞著許多區的籠舍,狀況較佳的動物會移到戶外籠舍進行野放訓練。走過一排供鳩鴿科、雉科(Phasianidae)與鴉科(Corvidae)等鳥類的調養籠,我觀察到此區好幾籠都是鴿子。雖然才到英國沒幾天,已發現英國野鴿數量驚人,甚至在火車站內都可見鴿子在售票亭旁地上啄食爆米花。在台灣也常有人撿到受傷或消瘦的鴿子到我工作的野生動物急救站,當牠們痊癒後的去處向來令人傷透腦筋,所以我詢問護士在Tiggywinkles怎麼處理,她回答:「我們仍野放牠們。」

看著工作人員推著推車來回穿梭,戶外籠舍光是打掃與餵食就要花不少時間。走到另一區塊發現是猛禽的調養籠,可能為了飛行訓練,所以空間都很大。這些籠舍以木板與鐵網作為材料搭建而成,有些被設計成「L型」讓牠們練飛時也可練習轉彎。籠內通常都佈置了各種高度及斜度的棲架,在兩端設計可遮風避雨的區塊,亦種樹或架巢箱在裡頭供猛禽休憩躲藏。大部分的籠舍都是將同種或體型相近的猛禽混養,例如其中一個籠舍就混養了近10隻的倉鴞。



接著走到紅狐與獾的戶外調養場,籠舍以水泥與粗鐵欄杆搭建而成,每間都有戶外與室內空間,室內鋪上大量乾草作墊料,內外相隔的門與山羌病房一樣為雙層門,在經過途中,恰巧發現一隻紅狐好奇地探頭向外看。

一隻紅狐自調養籠的門縫好奇地探頭查看

再往下走是水禽調養籠舍,每間都設置了如兒童游泳池般大的水池,地面鋪滿如浴室般的瓷磚,那時在調養的大部分是天鵝(Cygnus spp.)和加拿大雁(Branta canadensis)。英國的天鵝似乎不少,在我此行的某日到溫莎城堡參觀,附近的泰晤士河竟然有上百隻的天鵝,牠們似乎已經習慣遊客的餵養,並不怕人。

溫莎城堡旁的泰晤士河畔聚集有上百隻天鵝

穿越過一道鐵門後,護士說之後的場地都是開放給一般民眾,我可以到處逛逛。此區以圍網圍起來的區域是一些哺乳動物的野放訓練場或收容所,還設有兒童遊戲區、動物展示區與一座小生態池,步道兩旁有解說牌介紹動物習性、小故事、如何幫助野生動物,以及宣導保育觀念等內容。步道終點與賣店相接,店裡有許多英國野生動物造型的產品,比較特別的是,許多Tiggywinkles在動物救援過程中拍攝的動物照片被印製成明信片或提袋等。但最令我興奮的莫過於發現有賣「Practical Wildlife Care」,原來這本野生動物救傷的經典書籍正是發源於Tiggywinkles,作者正是負責人Les Stocker!

介紹如何餵養幼鳥的解說牌

這裡到了近下午1點半才開始午餐,用餐時大家聚在餐廳裡互相討論工作狀況,我也趁此機會介紹自己工作的地方與台灣常被救傷的野生動物種類,並向Les請教一些動物醫療所遇到的問題。下午的工作大約在2點半開始,Clare再度領我進診療室。下午的病例不少:幫頭部膿腫的蝙蝠清創、評估骨折烏鴉的預後、將嚴重車禍的山羌安樂死,以及為尺骨骨折的黑鶇動手術…。因趕搭火車,我4點半就離開了Tiggywinkles,醫院的成員們仍忙著照顧各種野生動物,這裡可是24小時不打烊。回倫敦的火車上,想起這天的所見所聞,感到充實且喜悅。在飛行距離近一萬公里的台灣與英國,都有為野生動物救傷而努力的團隊,我很榮幸地能為其中的一份子。 


圖/文 巴洛蹦蹦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