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野生動物急救站
關於部落格
關於野生動物急救站的大小事, 都在這裡~
  • 9866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和猛禽一起飛─英國倉鴞中心參觀記

倉鴞中心的教育活動當中,最受歡迎的莫過於「飛行體驗」(Flying Experiences)的活動,也是這次參訪的重頭戲。沿著「The Barn Owl Centre」指標穿過農場小徑,但盡頭卻是個貨櫃屋?!遲疑了一會兒,打開掛有入口標示的門,發現貨櫃屋裡是間賣店。詢問櫃檯報名飛行體驗該往那兒去?工作人員核對了姓名後要求我填寫一份基本資料,再打了通電話,就叫我從另一扇門出去。當我還摸不著頭緒時,開門後頓時瞠目結舌原來貨櫃屋外別有洞天啊!三面排成「ㄇ」型的綠色籠舍圍繞呈正方形的猛禽展示場,展示場中有3隻栗翅鷹(Parabuteo unicinctus)與1隻鵟(Buteo buteo)各自站在弓形的棲架上。 



接待我的是位看起來滿謹慎的女士─Juliette,她帶領我參觀四周籠舍,並指著每間籠舍前的解說牌,說明這些猛禽的物種、來源故事、出生日期、性別、名字與野外分布圖等。例如其中一隻名叫Jim的草鴞(Tyto longimembris),原來是由某間私人的動物園飼養,但動物園沒有換證照加上經營者在國外失蹤,因此於20031月輾轉送到倉鴞中心來收容。英國野外並沒有草鴞,當我告訴Juliette台灣有原生的草鴞,而且已經瀕臨絕種,她打趣地說請我帶Jim一起回家吧!



我表明在台灣也是從事野生動物救傷的工作,但環顧四周都是健康的猛禽,是否在別處有救傷猛禽的地方呢?Juliette說,倉鴞中心也救傷生病的野生猛禽,經獸醫治療後只留下有飛行能力且肢體完好的個體,狀況良好則野放。若是肢體骨折經手術治療後無法復原或雙眼失明,就會「讓牠睡著」(let it sleep),即所謂的安樂死(euthanasia)。他們認為猛禽若不能自在地飛行就是失去了生活品質,對猛禽而言是很痛苦且不人道的。



負責人Vincent加入了我們,他說這裡收容的猛禽是夥伴與朋友,而非寵物或展示品,因此猛禽與飼育員間彼此有良好的信任感。話剛說完,Vincent竟徒手讓一隻名叫Shelly栗翅鷹站著,Shelly的利爪輕柔地踩在他的手掌上,Vincent還將臉湊向牠的尖喙,鳥兒略低下頭,沒有表現出任何緊張或不舒服的樣子,更別說發怒攻擊了。他說就是因為Shelly信任他,所以才會將雙腳很放鬆地站在他的手上。


Vincent徒手讓名叫Shelly栗翅鷹站著,展現出他們彼此間有良好的信任感。

Vincent接著帶出今天飛行體驗的第一隻猛禽"Leighton",是隻出生於1993年的鵟,因原飼主上大學而無法繼續飼養牠,故在1999年被送到倉鴞中心收容,現在可是飛行體驗活動的要角。Vincent問我在台灣的一般民眾可以養猛禽嗎?我告訴他幾乎是不可能,飼養猛禽必須向政府申請許可證,但政府不輕易讓民眾取得。他點點頭,直說這樣子很好,因為在英國只要成年人就能合法購買人工繁殖的猛禽作為寵物,造成許多棄養問題,他不贊成這種做法。

Vincent將這隻鵟交給Juliette,這時她的左手已穿上皮手套,斜背包裡似乎放了肉塊。她交給我另一隻皮手套要我戴上後,我們便一起走出ㄇ型籠舍中間、寫著「Flying Area and Nature Walk」的通道。Juliette在活動開始前提醒我兩件注意事項:第一是不可觸摸動物,僅可讓牠站在皮手套上;第二是手抬起的動作為鳥兒飛回指令,要小心使用。到了放飛的空地,這是片比400公尺操場還大的草地,周圍有許多濃密的小灌木與其他土地形成界限,左邊則有幾棵葉片落盡的大樹。Juliette輕輕地將Leighton拋出,Leighton很熟稔地飛往大樹上的枝椏停棲,Juliette將小雞肉塊放在我的手套上,並扶起我的手往上舉,呼喊:「LeightonLeighton!」忽然看見樹上那個模糊的小影子越來越大、越清晰,然後「蹦」的一聲,一隻漂亮的鵟站在我前臂上並享用美味肉塊。當牠吃完後,Juliette叫我輕輕往上拋,Leighton又自由地飛向空中,盤繞了數圈後又停棲在另一棵大樹上。這真是很特別的經驗!一隻全然陌生的猛禽可以在開放的環境讓我呼喚到手上來!



以往賞鳥看猛禽,都是在天空翱翔或在高不可攀的枝椏上停棲。而救傷的猛禽雖是近距離醫療與飼養,但牠們要不是虛弱無力就是一副兇巴巴地緊張表情。這隻鵟卻稀鬆平常地站在我手上,好像牠是出來做例行的「飛行運動」,就像人類慢跑、游泳或打拳擊有氧等。來回數次後,Leighton似乎感到無聊,也或許是吃飽了,開始假裝沒聽見我們的呼喚,最後還跑到草地上想抓田鼠。於是Juliette親自出馬將牠喚回,並抓住牠的腳帶帶牠回展示場。這時已經是下午一點,我吃完自備的午餐後,Vincent說離下午的飛行體驗還有一點時間,可以帶我參觀倉鴞中心其他場地。

首先是小型木工廠,在這裡以手工打造鳥巢箱,提供給各地民眾懸掛於住家附近的樹上,以吸引野生的倉鴞或其他貓頭鷹進駐繁殖。接著走入一間室內教室,有黑板、講台與座位,約可容納近80位遊客。原來這是解說教育的專用教室,當學校有戶外教學時,可在這裡介紹倉鴞與其他猛禽的習性與遇到的保育問題,並讓學生近距離接觸猛禽。我發現座位區的兩邊各有一座有階梯的高台,不知是何用途?Vincent笑著說,他們會將倉鴞帶到左邊高台,另一個工作人員在右側,隨後讓倉鴞飛越遊客們的頭頂;有時更讓座位上的遊客以高低起伏排列,讓倉鴞用「波浪形」方式飛過去,這種展示方法讓參與的民眾留下深刻的印象。另外還有一個像倉庫的空間,這是當氣候不佳時,讓民眾能在室內進行飛行體驗。最後Vincent走到一塊附有空照圖的解說牌,他說倉鴞中心正準備擴建,目前的籠舍比較陽春,軟硬體設備亦不足,未來將有12.5英畝(約5地)的場地建立新的「
倉鴞保育中心暨猛禽中心」(
Barn Owl Conservation Centre with Bird of Prey Centre)。



下午的重頭戲是與貓頭鷹的飛行體驗。因預定時沒有指定物種,我本以為是倉鴞,結果Juliette打開大籠舍的門,一隻壯碩的鵰鴞(Bubo bubo)隨著她亦步亦趨地「走」了出來,牠名叫Kaln,是隻11歲大的雄性成體。我對Kaln的第一印象是「體型龐大且充滿自信」,牠出籠門後隨即飛到飛行體驗區的門上面對我們,似乎在說:「還不快點,我已經準備好了!」雖然上午已經有飛行體驗的經驗,但畢竟Kaln是隻至少有3公斤重的巨大貓頭鷹,腳爪有人手那麼大,Juliette不敢掉以輕心,耳提面命要我注意不要讓Kaln抓到沒有戴手套的部位,還有可用右手扶著左手以避免無法負重而肌肉拉傷。當Kaln第一次站在我的手臂上,我才體會到Juliette的擔心,真是要強壯的臂力才能支撐住的重量,尤其牠自遠處飛到手上時還有加速度的重量,要咬牙硬撐著才能勉強讓牠站在手臂上

Kaln才飛行了四、五趟,我的手臂肌肉就忍不住地直顫抖。不過Kaln飛行的樣子真是好看:無聲無息地自樹上飛下、沿著草地低空掠過、將靠近人時再拉高、然後穩固地站在皮手套上。Vincent見我已在休息,便吹口哨呼喚,Kaln像見到情人一般馬上朝他飛去。不過最令我驚訝的是, Kaln竟然自己飛回籠子!我以為猛禽不喜歡被圈飼,但Vincent解釋,對Kaln而言籠舍就是牠的寢室,所以工作完飛回寢室休息是理所當然。



結束了一天的飛行體驗行程,離開倉鴞中心前我還購買了一本圖文並茂、以倉鴞為主角的童書,裡頭敘述一隻小倉鴞離巢後的故事,文中角色皆為英國常見的野生動物,並且表達出野生動物與人類之間的衝突。



倉鴞中心運用收容的猛禽以飛行體驗、拍照活動與解說教育的方式讓民眾親近猛禽,或許這種直接互動的方式能讓民眾更加印象深刻,進而認識這些動物的美麗與稀少,願意重視與保育牠們。回程時,因距離搭火車還有一個半小時的空檔,我索性在車站周圍逛逛,無意間發現了一座雄偉的哥德式建築格洛斯特大教堂(Gloucester Cathedral),除了1300年的歷史外,近年來因為是「哈利波特」的拍攝場景之一而更加聲名大噪。我漫步在教堂內長長的拱形迴廊上,想著剛剛才在倉鴞中心帶著鵰鴞在野外飛行,似乎進入了霍格華茲的魔法世界裡…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圖/文 巴洛蹦蹦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